“九球天后”潘晓婷:40岁身价8亿至今未婚择偶标准太高了吗?


20世纪80年代初期台球这项运动在中国国内普及开来,自1990年世界台球运动联盟协会成立后台球也被正式列为国家体育运动项目。

1998年,仅仅练习半年台球的16岁小将潘晓婷横空出世将中国首届女子九球比赛金牌收入囊中,在这之后她一路过关斩将,将十枚世界冠军金牌收入囊中,这一成绩在国内还未被打破。

如今,年近40岁的潘晓婷仍未退役,她和父亲共同经营着自己的台球俱乐部。除了台球外,这些年来她在不断尝试更多新的事物,从赛车、电竞再到参加综艺与直播带货,人生充满了更多无尽的新可能。

不过,现如今最令潘晓婷父母与一众粉丝最为操心的还是年近40岁的她仍然未婚。

潘晓婷能够在台球这一项目上取得如此优异的成绩,她最为感谢的就是她的父亲同样也是她的启蒙老师,有着“潘一杆”之称的潘健。

那时台球在大多民众眼里并不是一个正规的体育运动项目,不过喜欢接受新鲜事物的潘晓婷父亲并不这样想,正是在他的影响之下女儿步入了从事台球运动之路,成为当今中国女子九球第一人。

1982年2月,潘晓婷出生在山东省济宁市,潘晓婷的父母都是体制内的员工。父母从小就希望女儿能成为一个文文静静的小女孩,再加上也希望女儿能有一个一技之长,因此,在她三岁时就被父母送去学习画画。

20世纪90年代初期,台球在全国各大城市普及开来,街头巷尾多了许多台球摊,潘晓婷家附近也开了一家。潘晓婷的父亲潘健是一个十分乐意接受新事物的人,很喜欢尝试一些新鲜的东西。

在这之后,只要一有时间就跑去打台球,慢慢地成为了当地台球届小有名气的人物,人送外号“潘一杆”。

当时正值下海经商浪潮最为汹涌的时期,潘健在与妻子商量过后决定向单位申请停薪留职,外出创业。

1996年时,潘健在山东省济宁市开了全市第一家室内台球室,生意十分火爆。潘晓婷和妈妈有时也会在饭后去店里看看,打上两杆。

此时的潘晓婷还在上初中,许多同学在知道潘晓婷的父亲打台球特别厉害后,天天吵着让潘晓婷给他们露两手。

为了面子,潘晓婷每天下了课就跑到台球室找父亲缠着他教自己几招,父亲总是劝她:“你现在还是个学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好好画画,可不能把心思放在台球上面啊。”

潘晓婷拉着父亲的胳膊撒娇道:“爸,你天天教别人打球都不教我,你就教教我呗。”一向疼爱女儿的父亲耐不住女儿的撒娇只好答应了她,那时根本就没有想到女儿之后会走上这条路。

1997年,潘晓婷在报考美术学院时不幸落榜,十二年来的辛苦并没有换来自己期待的结果。父母本想着让女儿再复读一年,但潘晓婷并不愿意接着学习美术。

刚好那段时间父亲从台球比赛转播上看到1998年年初中国将在北京举行首届全国女子台球九球公开赛的消息,他随口问了句女儿愿不愿意参赛,潘晓婷一口答应了。

在报名参赛后,潘晓婷投入到了紧张无比的训练之中,为了节省开支除了台球桌洞口台边使用的是专业台边外,其余设备都是做过木工的父亲亲手制作的。没有九球球杆就只好拿斯诺克球杆来代替。

那时的潘晓婷连九球的规则都不是很懂,这可愁坏了父亲,父亲开始四处打听为她寻找老师。在知道济南有一位打斯诺克的选手颇懂九球方面的知识后,父女两人赶忙买了一张火车票往济南赶向其讨教九球规则与打法。

回到家后,潘晓婷开启了“魔鬼训练”之路,父亲潘健担任她的私人教练。慢慢地,她发现曾经无比宠爱自己的父亲变得十分严厉,父亲规定她每天必须进行十二个小时的训练。

有一次,潘晓婷出现了一点点失误,父亲一句话没说扭头就离开了台球室,让她一个人呆在那里反思。日复一日的训练十分辛苦,尤其是到了冬天台球室里面没有暖气十分寒冷,潘晓婷的手冻得像个胡萝卜一样依旧得坚持训练。

15岁的潘晓婷本可以像其他同龄孩子一样跑去和妈妈诉苦撒娇,可是她却不能。一直以来妈妈对于潘晓婷选择台球这条路并不是十分认同,她觉得在那个年代台球根本不属于正规的体育项目,潘晓婷一个女孩子根本不适合。

父亲的“高压政策”与母亲的不理解让潘晓婷感到十分痛苦,但又不好意思和父母当面说出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于是,为了让父母更加了解自己的心意,她想出了一个办法,把自己的想法写在一个本子上然后再将本子放到显眼的地方去。

细心的妈妈很快就发现了本子的存在,她终于明白了女儿对于台球炙热的爱意,决定改变自己先前的想法支持女儿继续走下去。

1998年6月离比赛开始还有一个多月,为了让潘晓婷提前适应一下环境,父母决定拿出自己的积蓄带着她提前去北京训练。

潘晓婷家里经济状况并不好,一家人住在了北京劲松街道那一片的一家防空洞改造而成的旅馆,十分潮湿也不怎么干净但好在价格便宜,一日三餐都是训练馆里的盒饭或者街边小吃摊上的麻辣烫。

1998年7月,由中国台球协会主办的首届欧立欧杯中国全国女子花式撞球九球公开赛在北京举行。

令人欣喜的是潘晓婷这半年来的一切努力都没有白费,年仅16岁的她从64名参赛选手之中脱颖而出杀入决赛,最终凭借优异表现获得冠军,还获得了4000元人民币的奖金。

拿到冠军之后,父亲比潘晓婷本人更加兴奋,连忙问女儿有什么想买的东西。那时的潘晓婷愿望十分简单,她想吃一顿正宗的北京烤鸭,自从来到北京之后就一直想吃但觉得实在是太贵了。

父亲听到之后直接带着她去了全聚德,到了之后她发现一只烤鸭居然要138元,懂事的潘晓婷跟父亲说:“一只烤鸭要一百三十八块钱,这也太贵了吧,我们去别的地方吃吧。”

父亲宽慰道:“这可是为了庆祝你获得的第一个冠军,意义不同,你就放心吃吧,女儿。”听到这里,潘晓婷顿时泪眼婆娑,即使父亲在练球方面对自己十分严厉,但他仍然是那个十分疼爱自己,有什么好的都先想着她的父亲。

在享受过短暂的休假之后,潘晓婷再度投入到了紧锣密鼓的训练之中。父亲潘健考虑到自己只是一个业余选手根本没有能力辅导潘晓婷之后的比赛,必须得为她寻找一位名师。

在回到济宁半个多月后,父女二人返程北京寻求原中国国家台球队总教练以及包揽斯诺克、九球和中式八球三项全国冠军的全能选手张凯带着潘晓婷训练。在这位教练的带领之下,潘晓婷的球技在短时间内获得了很大的突破与飞跃。

随后,潘晓婷父女俩为了维持生计和提升球技四处参赛,辗转多地寻求教练。从1998年第一次参加全国比赛到2000年年底,潘晓婷在国内几乎保持着不败的绝佳战绩,全国各地的比赛之中只要有她参与,那冠军绝对非她莫属了。

2002年这一年,20岁的潘晓婷参加了她人生之中的第一次国际大赛第三十五届日本大阪九球公开赛,这场比赛对于她而言意义非凡。

虽说潘晓婷已经在国内拿了不少的冠军,但是她始终没有看过外面的世界,这次比赛中与她同台竞技的不乏珍妮特•李、金佳映等世界级高手。

令人欣喜的是,第一次在国际级大赛露面的潘晓婷竟一路过五关斩六将一举摘得女子组冠军,成为国内首位女子台球世界冠军。这次夺冠也让国内球迷关注到了这位台球女将。

除此之外,她拿到的奖金也越来越多,一家人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善。为了方便日常的训练与参赛日程,潘晓婷一家从山东济宁市搬去了上海居住,父亲潘健在上海徐家汇开了一家新的台球馆。

2003年本已报名参加第三十六届日本大阪九球公开赛的潘晓婷由于签证原因未能参赛,这对于本有可能卫冕冠军的她来说实在是一个不小的遗憾。

那时非典疫情十分严重,很多比赛全都停赛了,虽然有些灰心,但潘晓婷很快就将状态调整过来。好在第二年的比赛之中潘晓婷再次摘得冠军,让这份遗憾得到了一个圆满的结果。

这次夺冠也让潘晓婷在台球界中声名鹊起,商业价值迅速飙升,入选2005年cctv体坛风云人物。

2006年在中国运动员教育基金会的大力支持下,潘晓婷进军国际台球赛场,参加象征着世界最高水平的美国女子职业台球赛巡回赛。

新赛季初始,潘晓婷一连获得两站巡回赛的冠军,之后又获得了一个亚军,凭借这个成绩她也获得了WPBA组织为她颁发的年度最佳新人的荣誉称号,这次征战让她对接下来的世锦赛充满了信心。

2007年4月的世锦赛如期举行,或许是太过执着于夺冠了,潘晓婷表现得很是紧张,第一场比赛就失利了。这个局面对于志在夺冠的她来说有些残忍,这也意味着她接下来的比赛每一场都不能输否则连决赛都进不了。

潘晓婷决定抛下一切杂念背水一战,幸得调整及时,她在接下来的比赛之中保持全胜,在决赛以11:5这一具有压倒性优势的成绩打败菲律宾著名选手艾米•露比伦。

这一次,中国国旗第一次在世界台球锦标赛的领奖台徐徐升起。在这之后,潘晓婷开始将自己的全部精力放在了一年后的广州亚运会上,她希望自己能够代表东道主中国站上最高领奖台,她甚至有了拿不到亚运会冠军就宣布退役的想法。

最终她以7:5的成绩战胜了对手周婕妤将亚运会金牌收入囊中,她也终于完成了个人职业台球生涯的大满贯记录。

此后更是接连打破由自己创造的世界纪录,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中国女子九球第一人。

在2013年世界女子台球安利杯公开赛中潘晓婷因胸部触碰台球被裁判叫停并判犯规,最终潘晓婷以一分之差输给了对手。

但潘晓婷本人并不认同这样的判决,她当场就提出了相关质疑,然而现场的所有机位都未能将真实情况展现出来,因此裁判坚持了自己的判决。

然而这还不是令潘晓婷最为受伤的地方,国内各大媒体以及一众网民对于她的舆论和一些充满恶意的调侃让她更加难过,她想不通为什么自己的夺冠竟然比不上这样的负面舆论新闻。

在她不断地努力之下获得了四个亚军,本应该是一个令人欢呼雀跃的好消息,但到了部分“唯金牌论”的媒体那里就变成了“潘晓婷已经不行了是时候该退役了”等等令人沮丧的新闻。

自此之后,潘晓婷在比赛之中有些放不开了,总是战战兢兢的,成绩也开始一蹶不振,有时连决赛都打不进去了。

与此同时,潘晓婷也开始思考自己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呢?虽说自己已经拿了很多冠军,但她每次夺冠时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那般开心,好像已经到了一个十分麻木的状态。

每次忙完这场比赛就要立马投身于下一场比赛的准备工作之中,台球似乎也严重影响到了她的日常生活与心理状态,她在哪里都显得很不合群也没有朋友,就连打个游戏都战战兢兢生怕自己会输。

她知道自己是时候应该做出一些改变了,毕竟运动员的巅峰总会有跌落的那一刻。

在这之后,潘晓婷开始尝试各种跨界,在赛车、唱歌等方面均有涉猎,她还参加了舞蹈综艺 《与星共舞》、户外真人秀《非凡搭档》、《来吧,冠军》等大热综艺,《精武门》、《飞驰人生》等电影中也都有她的身影。

她在荧屏上的频频出现也让许多球迷纷纷质疑道:“为什么不把心思用在训练上,难道你是打算进军娱乐圈赚快钱吗?”

对于质疑,潘晓婷也给出了回应,她不想自己的人生仅仅只有台球,她希望自己的人生能够有更多丰富的可能性。

其实,潘晓婷也并不缺钱,她和父亲共同经营的台球厅在全国有着上百家分店,再加上平时她会在抖音等平台直播带货,一个月就有数百万的收入。

随着在各大综艺中的活跃表现,潘晓婷的知名度也在不断提升,年近40岁的潘晓婷依旧处于未婚状态成为了身边人与粉丝们最为关注的问题。

他们想不明白潘晓婷这样不仅有颜有才,还是一个身价近8亿的货真价实的“白富美”怎么会找不到自己心仪的另一半呢?

其实早在前几年里潘晓婷也被爆出过几次绯闻,其中传得最为沸沸扬扬的还属与她同是台球圈内人的“台球神童”丁俊晖,早年间一直有很多球迷磕他们俩的cp,但是这终究是外人的想法。

两人多次澄清他们之间的感情更像是姐弟情而非爱情,丁俊晖与妻子张元元也早在8年前低调领证,过着羡煞旁人的恩爱生活。

潘晓婷的另一位绯闻男友大家也都非常熟悉著名乒乓球运动员“王励勤”,为此潘晓婷还背上了第三者插足的无辜骂名。

在新闻曝光后,两人也迅速作出澄清:两人都是中国运动员教育基金会的成员,见面是为了商讨协会将要举办的活动,两人之间并不相熟更何况是谈恋爱了。

这些绯闻毕竟只是外界的猜测罢了,潘晓婷唯一真正承认的是她在自传里提到的那段故事:

在拿到首个美国女子职业台球巡回赛冠军前,她遇到了一个对她体贴入微的男孩子,两个人感情很好彼此相爱,但因为她长期在美国打比赛而男友在中国生活,两个人聚少离多。

再加上潘晓婷父母并不喜欢这个男孩子,毕竟父亲一直认为他能够看上眼的女婿才可以,两个人最终结束了这段维持了仅仅一年的恋情。

第一,拒绝寻找自己的同行,潘晓婷不希望自己的专业时时刻刻影响着自己的日常生活,并且作为运动员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没有足够的能力去承受双份的压力;

第三,身高不能太矮最起码不能少于一米七六,年龄方面呢只要不比她小太多就行;

第四,孝顺父母要将对方的父母当成自己的亲生父母一样来对待,这也是最重要的一条。

这些条件看起来并不是那么苛刻,但潘晓婷一直秉持着一个原则,那就是宁缺毋滥,恋爱对象不光要符合自己的择偶标准,更要合自己的眼缘。

如今,父母和身边的人也总是催促她早点成家,但潘晓婷本人却不着急,她觉得该来的总会来的没有必要去强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