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爽英语发音被群嘲上热搜:偏见和歧视永远是最低劣的优越感!


张先生在坐电梯的时候,为了给要下电梯的人让路,就带着儿子先退出了电梯。本来是一件礼让的好事。

却被同乘电梯的一个男人辱骂:“到处乱跑的流民”,以致后来发生争执,男子及其同伙儿开始动手打人,甚至边打边喊:“你个住快捷酒店的,我骂你怎么了?”

咱们先不提这件事的恶劣程度,最让人好奇的是,都2020年了,为什么会有“流民”这个说法?

被打的张先生不说身价百亿吧,至少不缺吃喝,怎么也够不上“流民”的标准啊。

事后采访才知道,原来张先生是外地人,说话带着口音。也正是这所谓的“乡音”给自己带来了骨折的灾难。

普通话不是每个人都能说成播音腔,可张先生不标准的普通话却成了灾难的导火线

《追光吧,哥哥》作为最新的综艺,可第一个热搜就被“郑爽英语发音”占领了。郑爽作为特邀嘉宾,在念比赛规则的时候,把“觉得自己最man 的三位哥哥”中的“man”读成了“慢”。胡夏、杜淳等人都是一脸懵,后来郑爽赶紧拼写了一下单词“M-A-N”,哥哥们才恍然大悟。可这句话也把郑爽送上了热搜。

全网都在嘲笑郑爽的英语发音。直到有英语老师出来辟谣:郑爽的发音其实没有错误,是英式发音,而平常我们学的大部分是美式发音。

只是因为一个口音问题,郑爽被骂上了热搜。难道我们要把英语说得比母语还要好才对吗?

记得上大学时,每学期换一次英语外教,可每一个英语外教的口音都不一样,唯一听着不变的就是英语四六级的听力。后来,问了老师,他们自己承认用的是方言版英语,四六级是根据中国学生的语感出的官方英语。

有人说法语是世界上说情话最美的语言,可法国却是对口音歧视最严重的的一个。据统计,在比赛。面试中因口音遭遇歧视的人有1000多万,甚至连法国总理让·卡斯特都被讽刺口音,因为他来自喜欢橄榄球的其他省份,所以他的口音被称为“橄榄球话”。为此,法国专门出台了一项新的法案——禁止口音歧视,若有口音歧视行为,会被定为犯罪,面临3年的监禁和4.5万欧元的罚款。没想到,这项法案竟然以98票对3票压倒性通过,可见法国的口音歧视到了怎样严重的一个现象。

自以为高人一等的口音,肆无忌惮地嘲笑别人,人们对于口音的判断似乎有一种天然的偏见。

河南姑娘闫文毕业后找工作,向浙江喜来登度假村有限公司提交了简历,觉得自身条件也符合,没想到却收到了拒绝的回复,原因竟然是她“河南人”的身份。霸气的河南姑娘愤而把招聘单位告上了法庭,并且获得了赔偿。虽然河南姑娘赢了,可歧视依旧存在。

2005年,深圳市龙岗分局派出所所在辖区内悬挂“坚决打击河南籍敲诈勒索团伙”等条幅,被河南籍公民任城宇和李东照状告,最后赔礼道歉,成为“地域歧视第一案”。不止河南人,东北人、四川人、甘肃人、上海人、湖北人、广东人等都曾被“符号化”和“标签化”。

事实上,无论是网络上还是现实中,不同地方的人聚在一起,讨论某个公共话题,一旦发生意见分歧,上来就是一句“你们XX人”,好像这是一个“必杀技”,立马就占据了道德制高点,可以无往而不胜。

他们明明和我们都一样,受一样的教育,有着一样的世界观,一样上进地为生活打拼,一样温和善良地对待这个世界。却被那些偏见,被逼得在说到自己家乡的时候,会犹疑和自卑。“非诚勿扰”上有一个女嘉宾,因为被宁波籍男友甩了,就开始歧视全体宁波人了。

当“乡下人”“外地人”“下等人”的声音不绝于耳时,热衷于这种低成本优越感的人,内心该是何等穷酸。在地铁上见过一个妈妈,穿着干净,带着孩子,边上站着一个拖着蛇皮袋的打工人,一看就是从农村出来讨生活的。孩子手中的玩具掉了,打工的捡起来还给孩子,当孩子正准备伸手接的时候,妈妈一巴掌打了过来:“脏不脏啊,农村来的身上得有多少细菌啊,不要了,一会儿妈给你买新的。”整个车厢瞬间安静了。

有些人的优越感总是建立在对他人的歧视之上,城市人歧视农村人,健全人歧视残疾人,消费者歧视服务者。

亦舒的一段话:“内心真正富足的人,从不炫耀拥有的一切。他从不告诉别人读过什么书,开过什么车,去过什么地方,有多少件衣裳,买过什么珠宝,因为他没有自卑感。”

《令人心动的offer》中的王晓,最出名的并不是他的业务能力,而是他的“凡尔赛文学”,平常拿着斯坦福的水杯,穿着斯坦福的T恤,话里话外一直在强调自己毕业于斯坦福,惹得撒贝宁都看不下去了,喊着:“把我北大的杯子拿来!”王骁的做法让人有些反感,真正昂贵的人生,何需优越感的装饰?

《芳华》热播后,在冯小刚的家庭聚会上,他让苗苗给大家跳舞。按理说,是他把苗苗捧红的,让她在众人面前露一手,也没什么。

我有恩与你,你不能反抗,冯小刚带着优越感的发号施令让人反感,但温暖总会在不经意间到来,陈道明的打抱不平更是凸显了冯小刚的廉价优越感。

王宝强曾经不止一次在节目中感谢刘德华。在参加一次活动上厕所时,农村出来的他并不知道什么是感应水龙头,无论怎么用力按,水龙头就是不出水。刘德华看到后,默默地牵起他的手放在了水龙头下面。

各种不同才造就了西北人的豪爽,江南人的婉约,若因为爱自己的家乡,而对外来美丽的不同进行言语上的打压,行为上的践踏,彰显自己“高人一等”的身份,如此一来,廉价又低俗的优越感扑面而来。

见过不同,接受不同,容纳不同,才是我们真正的高贵。本文作者:左甜,水不撩不只深浅,人不拼怎知输赢,期待柴米油盐诗酒花的胖娘儿们。

著有《如果觉得委屈就成为你想要的光》《我与你的惊喜是刚刚好的相遇》《管他努力有没有回报,拼过才是人生》《写作变现:新媒体爆款高效进阶》等书。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