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2蒋介石秘密访问印度 尼赫鲁当众玩倒立


  访印期间,尼赫鲁成了访问团的常客。当蒋介石夫妇不陪客人时,尼赫鲁常在他们身边。而当来了客人,尼赫鲁就和张道藩等在一起交谈。一次,蒋介石问尼赫鲁:“贵国有没有一本记述印度历史、文化等方面的综合性读物,是印度人写的,介绍给中国人?”

  尼赫鲁先说没有,继而想了一下又说:“这样的书倒有一本,但不是印度人写的,是英国人写的。”接着,他又问蒋介石:“贵国是否有这样的书?如果有,我乐意拜读,并向印度人介绍。”

  蒋介石将目光投向张道藩。张道藩平时在国内所见到的有关中国历史文化的书,都是大部头,而且不是综合性的,就如实告诉尼赫鲁,并表示回国后准备组织编写一本向外国人介绍中国的读物。过了两天,尼赫鲁给张道藩送来了一本英国人写的《我们的印度》英文本。

  逗留印度期间,蒋介石指示张道藩要与尼赫鲁多谈政党问题,特别是印度党的组织纲领、活动方式、发展方向及其在印度民间的力量、影响等,张及尼赫鲁二人作过几次较长的谈话。

  有关资料记录,蒋介石曾在一次晚饭后私下问尼赫鲁:“你看马克思主义是否适用于印度?作为印度的邻国,我们中国也有马克思主义,而且其发展势头不容小看……可以说,中国目前除了我们是唯一的大党之外,已是第二大党,而且是拥有相当武装力量的政党。这个党很令我头疼!一旦对日战争结束,中国政府就要采取措施对付这个党。”

  尼赫鲁说:“以我的拙见,马克思主义不适用印度的国情。因为印度原是个宗教统治的国家,英国人实行殖民统治以后,宗教在政治上的地位没有削弱,比方说信奉印度教的人,你要他信奉马克思主义,我认为是不可能的事。中国人也有信奉佛教的,但不及印度人那样沉迷,印度有人说,中国人拜佛往往是一种投资,是有求于佛才烧香礼拜的,而把佛当祖宗或心中的救世主供奉和祭祀者甚少,所以中国人接受马克思主义的热情应该比印度人高,马克思主义在中国能够站住脚,说明中国人还是愿意接受新事物的。贵党是中国唯一的执政党,从哲学方面讲,毕竟是站在民众的对立面,而要争取民心谋求壮大,就必须与贵党争衡。据我所知,中国是一个拥有自己军队的党,而且与贵党的斗争由来已久,积累了丰富的斗争经验……蒋先生说,对日战争结束后就着手对付它,从战略上讲,从本党的切身利益上讲,我认为这是在所难免的,但我劝蒋先生不要轻视它,不要单纯从军事观点作结论——日本侵略贵国,原以为不需要很长时间就能亡华,结果打了这么多年还未达目的,贵国的抗战力量依然为国际所看重。可见,军事力量有强弱,但未可轻下强者胜弱者败的结论,因为形势是在不断变化的,强者有变成弱者,而弱者也有变成强者的可能。蒋先生是举世瞩目的军事家,看问题远比我深刻。再说,我对马克思主义的研究不深,所言不一定正确。”

  后来的事实证明,蒋介石在抗日战争结束后立即倾注全力实行“剿共”,其“必胜”的根据之一,就是单纯的军事观点——认为的武装力量远远优于的武装力量。蒋介石并没把尼赫鲁当年这番话放在心上。

  访印团在加尔各答的最后三天,尼赫鲁每晚都到行馆陪蒋介石夫妇用餐,餐后常谈到午夜,由蒋夫人翻译,张道藩记录。有时乃都夫人和班茅特夫人也跟蒋夫人谈论文教方面的事。蒋介石与尼赫鲁所谈涉及世界大战、亚洲问题、中印关系等等。综合各次谈话,尼赫鲁有请求中国帮助印度人民摆脱英殖统治、争取独立之意。而每谈及这些,蒋介石的态度都显得含糊,此时他也不便公开热心地声援尼赫鲁的反英复印主张。

  张道藩十分敬佩尼赫鲁念念不忘复国的精神,蒋夫人也赞许尼赫鲁致力谋求民族解放事业的雄心壮志。

  2月22日,访印团赴大文豪泰戈尔的家乡访问。晚间,当地以富有民族特色的音乐和舞蹈表演热情招待了代表团一行。23日,代表团返回加尔各答。

  访印团即将离开加尔各答时,蒋介石觉得应该对印度人民有所表示,遂决定发表《告印度国民书》。该文告中有“我希望我们的盟邦英国‘不久’(willnow)将给印度人民以政治实权”的话,这句话的英语译文颇费斟酌。因为这样的语句很容易招致英国方面的非议,甚至指责。经蒋夫人、王宠惠、张道藩、董显光反复推敲,按照蒋介石“既不得罪英国,又表明支持印度独立的心愿”的旨意,几易其稿。尼赫鲁在录音之前,读了原稿,他激动地对张道藩说:“很好!很好!印度人民听了广播,一定对蒋先生和贵国政府表示深切的感谢。”

  发表了《告印度国民书》,旋即打点行装,中国访印团一行告别了古老而美丽、文明而多难的印度,从加尔各答飞返中国。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