夸父为何要追日?原来夸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族人的辛酸迁徙史


我是棠棣,一枚历史爱好者。欢迎大家【关注】我,一起谈古论今,纵论天下大势。君子一世,为学、交友而已!

夸父,乃大人种族,为炎帝神农氏的一支,曾活动于豫西山地一带。由于夸父族善走,被衍化为“夸父追日”的神话,广泛地在民间传播,一直到今天,仍为人们所熟知。“夸父追日”已成为中国著名的故事和神话。

最早记载夸父的古籍,有《山海经》及《列子》,以后为各种书籍所引用。《山海经·海外北经》:

“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滑,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

说明夸父起源于河渭地区,正与炎帝神农氏起源地相一致。邓林在今豫西卢氏、栾川一带,则夸父乃由河渭地区东迁,而不是北饮大泽。且上古时河渭以北为干旱的黄土高原,没有大泽可言。所谓河渭之水不能满足夸父族的饮水需要,说明在六七千年前可能发生过一次持久的大干旱,导致渭水断流,才逼得夸父族东迁,沿着黄河而下去寻找水泽丰沛的地方。

因为有水才有动植物的存在,才能提供上古时代采集和狩猎经济所需要的基本生活物资。《大荒北经》则云:

“大荒之中,有山名日成都载天。有人珥两黄蛇,把两黄蛇,名曰夸父。后土生信,信生夸父。夸父不量力,欲追日景,逮之于禺谷。将饮河而不足也,将走大泽。未至,死于此。”

只说是将走大泽,并未说“北饮大泽”,大概当时黄河里的水也干涸了,只有黄河中下游一带才分布着逢泽、荥泽、大陆泽、盂渚泽、菏泽、巨野泽等大小湖泊,尚存蓄着丰富的水,沼泽周围生长着茂密的草木。

众多的兽类和禽类都汇聚到这一带来,是黄河地区的天堂。也吸引着黄河流域遭受干旱威胁的部落氏族,纷纷迁移到这里来寻求生活物资。这大概便是上古时代黄帝与炎帝、蚩尤为了争夺这一块物资丰富的黄河中下游平原,而开展残酷而持久的争夺战,直至血流漂杵尚不罢休的原因。这些沼泽原来或许是连成一片的大湖泊,因长期受到炎热而干旱的气候影响,逐渐收缩成为星罗棋布的大小湖泊。从湖相沉积土层便可得知,为什么这一带没有旧石器遗址遗物和新石器早中期的遗址遗物出现,恐怕也是这个缘故。

夸父原来是炎帝神农氏之裔勾龙氏后土之后,他不是自东向西去追日的光照,而是因为强烈的太阳光晒得木枯草稿,无处可以遮荫避热,逼得夸父族不得不由西向东去寻找日的阴影处,即所调“欲追日景”。景古通影,则日景即日影。然则所谓“夸父追日”应作“夸父追日影”才对。当夸父族在日夜兼程东迁,为了生存欲找到东方大泽时,由于饥渴过甚,走到豫西山地的邓林(即柚木林)地带。

柚木因干早也没有结果,所以当夸父族人来到这片柚木林中,水和食物都找不到了,只是找到了一个遮荫歇凉的场所。夸父族在这里歇宿时,由于饥渴交加,终于死在这片邓林之中。这是上古时代一个大人部落所遭到的几乎全族覆灭的惨祸,因而长期被人们口头流传下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便由事实演变成为十足的神话了。但据此却可得知,在夏禹治水的洪水为灾时期之前,曾有过一段炎热而干旱的时期。

所载“成都载天”,似乎为今甘肃天水之成纪,为渭水上游,是夸父的起源地。夸父沿渭水东下,到达合阳东南之刳首。《左传》文公七年:“晋师败秦师于令狐,至于刳首。”《通典》:“合阳县有刳首水。”一名洿谷水,当系夸父曾居此而得名。郭璞注:“禺渊,日所入也,今作虞。”则禺谷又可作虞谷,今河南灵宝县宏农涧上游,其南崤山,即邓林所在。

“逮之于禺谷”即走到禺谷地方,最后死于邓林之地。有人认为逮即捉,说夸父为了追日而由东向西跑,把太阳捉住。这无疑是以今人的神话来解释古人的神话,都属于无稽之谈。《海经新释》亦谓“夸父与日逐走”。袁珂《山海经校注》谓:则夸父者,炎帝之裔也。以义求之,盖古之大人(夸,大;父,男子美称)也。盖夸父乃古巨人族名,(玄珠:《中国神话研究ABC》说)非一人之名也。……应龙杀蚩尤与夸父事已见《大荒东经》。

夸父,炎帝之裔,与蚩尤并肩作战以抗黄帝者也,以不幸失败而为应龙所杀。夸父东迁,与同族尤共同抵抗黄帝族及其支族应龙氏,结果失败,蚩尤、夸父都被应龙所杀,说明夸父族因长期急行军,过度疲劳饥渴,大部分族人死于邓林之野,所以其残部力量削弱,在黄河中游即被黄帝族、应龙氏所消灭,迫使蚩尤、夸父的遗族南逃。

《列子·汤问》:“夸父不量力,欲迫日影,逐之于隅谷之际。渴欲得饮,赴饮河渭。河渭不足,将走,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尸膏肉所浸,生邓林。邓林弥广数千里焉。”所说日景正作日影,比《山海经》更加现实些。《淮南子·坠形训》:“夸父弃其策,是为邓林。”高诱注:“夸父,神兽也。……策,杖也。其杖生木而成林,邓犹木也,一扫仙人也。”盖邓即柚木,又作柚木,即今之橙子。夸与刳可通,疑夸父与盘瓠有密切关系。

盘瓠为瑶人之祖,以柚木为神树,柚与瑶音同,故夸父族战败南逃,当演变为瑶族,而蚩尤族南逃则演变为白苗,苗、瑶同一族源又与夸父、蚩尤同为姜姓,与炎帝神农氏之裔一样,透露出两族族源的蛛丝马迹。

李榕荫《华岳志》卷一“仙掌崖”条引《道藏书》云:“唐昊天观道士能易算,对太乙元君云:‘擘太华者,虽云巨灵,实夸父之神也。”意调陕西太华山为夸父所开辟,因华山乃华胥氏曾迁此而得名。其后裔如夸父、盘瓠又似曾在祖宗放地居住过,盖夸、瓠与华古音通,是夸父、盘瓠皆自命为华胥氏嫡裔而继承华、夸之称号。

《吕氏春秋·求人》:禹西至“夸父之野”,即《山海经·中山经》的“夸父之山,……其北有林焉,名曰桃林。是广员三百里,其中多马,湖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河。”郭璞注:“今弘农湖县阙乡南谷中是也。”湖与夸古同音,但湖县无湖,当因古代夸父族居此而得名,阙乡南谷即今灵宝县弘农涧上游之禹谷。《水经·河水注》云:“湖水出桃林塞之夸父山,广三百仞。武王伐纣,天下既定,王巡岳渎,放马华阳,散牛桃林,此处也。”湖县以有湖水而得名,在今灵宝西,而湖水流域因夸父族居此而得名,这里叫夸父之野。

而夸父之山即在湖水上游,溯水上游两源为大湖峪、小湖峪,发源于鼎湖山,山南为弘农涧。鼎湖山因传说黄帝铸鼎于荆山而得名。前有夸父族居此而得名的夸山,音转为湖山。鼎溯山东为荆山峪,这一带山脉古叫荆山。然则鼎湖山即湖山,夸山,亦即夸父之山,湖水流域即夸父之野。而东邻的弘农涧则为禹谷,南之邓林亦即桃林。《史记·赵世家》正义引《括地志》云:“桃林在陕州桃林县,西至潼关,皆为桃林塞地。《山海经》云;夸父之山:北有林焉,名曰桃林,广阔三百里。”也以《山海经》所载为本,其夸父、夸父之山、夸父之野、湖水、桃林等,皆可在地理上找到,并非纯属神话。

今甘肃泾川县为宋之安定郡,有传说之夸父振履堆。《太平御览》卷五十六引《安定图经》云:“振履堆者,故老云:夸父追日,振履于此,故名之。泾川在成纪东北,或为夸父东迁时所经过之地。

《列子·汤问》又载愚公移山的故事,说夸父的两个儿子背走了大山,“太行王屋二山,本在冀州之南,河阳之北。……操神之神闻之,惧其不已也,告之于帝。帝感其诚,命夸蛾氏二子负二山,一厝朔东,一厝雍南”。茅盾在《中国神话研究》第五章论证,夸蛾氏两个儿子把北山愚公门前两座山背走了,这个“夸蛾”就是“夸父”。

高国藩说:这个说法确是有道理的,第一,“娥”与“父”声相近,乃一声之转,实则字同,义同。第二,夸父是个巨人,夸娥氏及其子也是巨人,这在形象上是一致的。第三,夸父形象的本质是为人民造福,夸蛾氏也是为人民造福,这在本质上又是一致的。夸蛾即夸父,“愚公移山”的神话故事也可以说是夸父神话系统的一个分支。

袁珂《中国古代神话》,亦认为夸蛾即夸父,娥、父古读音近,又均系巨人族,应是一人。并谓“据注《山海经》的郝懿行说,夸父山又叫秦山,在现在河南灵宝县的东南,和陕西的太华山相连。”娥即古蛾、夸娥二氏已显为夸父氏之二子,亦可继承夸父之称号。

龚维英分析说:“夸父和夸娥,为什么似二实一,说一似二呢?这殆与伏羲、女娲的情况相同。闻一多《伏羲考》说,女娲即女伏羲,羲、娲古音相同,羲娲实二而一也。闻说附有详证,确凿不移。夸父和夸娥类似,他俩只存在性别上的差异。 这就造成了二而一、一似二的异写。”

夸父族自被应龙氏打败后,大部分部落遗民纷纷南迁,主要从豫西山地南下至南阳盆地,在今河南留下很多以“夸(跨、垮)”字命名的地名。内乡的跨子营,舞阳的跨营,桐柏的垮子冲,唐河的夸子营四处,应作。指口音与本地不同者。还有正阳县的刘侉庄。由于河南人山东人等北方人个子高大,动作有些欠灵活,故至今有些南方人说北方人为“北方侉子” 或“北侉”、“河南侉子”等。

夸父族后又经湖北举水南迁至湖南沅陵、零陵一带。今湖北麻城、黄冈一带有举水,发源于小界岭、五应山而南注长江。《元和郡县志》:“山,在麻城县东南八十里,举水所出。春秋,吴楚战于柏举,即此地。”

《太平御览》卷八八引盛弘之《荆州记》云:“零陵县上有夸父迹。“而《汉唐地理书钞》辑盛弘之《荆州记》则作“零陵其上有夸父冢”。则自南北朝到唐代,反州(今沅陵)、零陵一带都述遗留夸父踪迹和夸父冢墓,当为夸父族在商代时南迁的佐证。

《太平御览》卷四七引《郡国志》;“台州覆釜山,云夏帝登此得龙符处。有巨迹,云是夸父逐日之所践。”疑亦为夸父族的一支,曾南迁至今浙江台州之地,似与防风氏这个巨人曾到浙江会稽(绍兴)有关。

如果有其他关于历史领域的话题或观点可以【关注】我私聊,也可以在下方评论区留言,第一时间回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